主页 > 社会新闻 >
从《浪姐》翻车看女性议题:万茜虚火、审美窄化、女性平权_娱乐
发布日期:2020-08-15 19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原标题:从《浪姐》翻车看女性议题:万茜虚火、审美窄化、女性平权

?镜像娱乐原创

文丨魏晨曦

编辑丨张风屹

30+的浪姐们,满心希望、却又满怀焦虑地盼着自己“出道成团”的生涯巅峰。

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(下文称《浪姐》)接近尾声之际,这档综艺逐渐丧失节目原本立意中30+女性应有的洒脱。不管是参演节目的女明星,还是豆瓣评分一路下滑的节目本身,一种急于迎合观众口味、即将出道成团的焦虑溢满屏幕。

初期的《浪姐》对女性群像的塑造颇为成功,既有《大碗宽面》的“姐姐”团魂,也有《兰花草》的“姐味”惊艳。随着浪姐们的扮相日趋少女化、《花样年华》垫底,丁当、阿朵、孟佳等实力派相继淘汰,这档节目的“尿点”也越来越多。

节目的初衷是为了鼓励30+女明星走出自己舒适圈,《浪姐》前期立意太高导致后期过于令人失望,不管是舞台还是赛制,都逐渐向市场和资本靠拢,节目的发展方向是女人,还是女孩?节目的终局是乘风破浪,还是随波逐流?

万茜虚火

底色是女性艺人市场的悲凉

《浪姐》中有一个有趣且奇特的现象:从嘉宾到观众都表达出对万茜的喜爱,从节目组到路人盘都透露着对万茜的友善,这种难得的魅力之源究竟在哪里?

万茜在娱乐圈名利场中“人淡如菊”的青衣人设,突然在30个姐姐正面较量的小场域中被放大,路人对万茜的“盲目喜爱”,除了是观众标榜自身个性审美的符号性行为,也是中国演艺圈缺乏优质青衣、青衣市场的可悲事实。

随着节目和粉丝对万茜完美人设的打造和追捧,一种奇妙的观感分歧逐渐体现,一方面,有人开始质疑万茜的舞台实力与其高人气并不匹配,另一方面,一直饱受好评的万茜,因为那句“我本来就没有一颗红的心”,突然遭遇口碑滑铁卢。在成为浪姐的万茜突然拥有热度之后,往日她“向流量妥协”的蛛丝马迹也被网友找出,作为其“人设反转”的打脸罪证。

万茜的“崩盘”或许只是《浪姐》“每周一靶子”的营销套路,这档综艺节目在标签女性上乐此不疲。从“妈味十足”伊能静,到“我哭了我装的”黄圣依、“道歉机器”张萌,“有野心、不共情”蓝盈莹,每个参演节目的女艺人都因为一定的噱头而“崩坏”。节目关键词和微博热搜更是离不开娱乐、损人议题,与女性力量相关的输出少之又少。